• 图书检索
  • 资讯检索
检索类别:
>
传媒要闻

中国驾驶从业人员阅读状况独家调查

作者:《中国图书商报》调查组/策划 韩晗/执笔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 时间:2011-07-11 11:04:03

本调研报告所指的驾驶从业人员,实际上包含了各类交通工具的专职驾驶从业人员,即火车、地铁、汽车、飞机(特指民航客机)与轮船驾驶从业人员,而汽车驾驶从业人员则又包括驾驶出租车、公交车、商政公务车、工程车等等不同车辆类型的从业者,该领域的从业者绝大部分为男性。驾驶从业人员虽然工种相似,但在其他层面却各有不同,显示出了这一行业的特殊性。因此,本调研报告并不局限于收入、学历、性别等多重因素,而是从同为驾驶从业人员这一从业行当进行调研分析。但受到国家安全法律限制,本调研报告不涉及解放军(含武警)战士,即作战舰艇、战机以及军事车辆的驾驶从业人员,亦不包含公安、检察、法院、司法与国安这5个司法系统的驾驶从业人员。

驾驶从业人员的阅读状况,目前在国内还不为大多数人所关注,但却有着较为重要的研究意义。首先,驾驶从业人员横跨企业、事业单位,打通了不同的地域、单位与学历阶层,作为一种横向性的行业,其覆盖面之广使其具备了可研究之价值;其次,驾驶从业人员时间弹性大,忙闲分明,使其拥有了不定的阅读时间,因此更显得具备研究意义;最后,驾驶从业人员奔波于全国甚至世界各地,阅历广、见识多,堪称“行万里路”,其阅读本身也有着“读万卷书”的遴选性,因此,对于驾驶从业人员阅读状况的调研,有着见微知著、触类旁通的研究意义。鉴于此,本调研报告以中国大陆驾驶从业人员为研究对象,对其阅读状况进行系统、分类的调研,力图使得覆盖面更广、内容更全面、反映问题更透彻。

 

   根据驾驶从业人员的从业特殊性,我们拟从阅读内容、阅读形式与阅读目的三个角度切入,试图较为综合、全面且立体地反映驾驶从业人员从业者的阅读状况。与之前的调研报告(详见2010122817121713期合刊《2010中国图书商报书业调查回顾》的相关链接)一样,本调研报告属于非随机性的“偶遇性抽样调查”,涉及到的统计调研样本遍布北京、天津、上海、江苏、辽宁、湖北、四川、陕西、广州等十省市,涵盖出租车司机、公交车司机、商政公务车司机、货车司机、轮船驾驶员、火车司机、地铁驾驶员与民航客机驾驶员等多重交通工具驾驶员行当,一共发放问卷600份,回收有效问卷493份,占问卷总数的82.17%,属于绝大多数,因此具备真实有效性。493份受访问卷中,从性别上看,男性480人,女性13人,男女比为36.92:1;从年龄上看,年龄最大者56岁,年龄最小者18岁,平均年龄31.36岁;从民族上看,汉族489人,少数民族4人,汉族占总人数的99.19%;从学历上看,学历最高者为中国民航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最低者为初中毕业,平均学历为大专二年级;从驾龄上看,最长者为驾龄25年,最短者为4个半月,平均驾龄5.45年,这些数据与国内驾驶从业人员情况基本相符。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安全保卫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船员条例》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包括受访人自己的意愿以及其工作的特殊性,在本文中,被调研的政府公务车驾驶员、民航飞行员与船员皆为化名,仅保留其具体单位及所属行业,其余全为真实姓名,敬请读者理解。

 

 

N师傅是江苏省政府的一位小车司机,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阅读“官场小说”,他对于“官场小说”的意义推崇备至,“爱学习总没错,有些同行就是因为爱看书,结果后来做到了一定职位,我们属于长期和领导打交道的,有时候需要把握领导的生活习惯,懂得察言观色,官场小说对于一些问题,谈得比较透彻”。

无论是调研数据,还是电话回访,事实都证明,尽管驾驶从业人员普遍在阅读上呈现出男性的特质,热衷于军事、历史、政治与武侠类的作品——这些作品虽然在内容上所展现出的是一种“男权中心主义”,即作品中的主题、母题与文本精神均是以男性为中心进行展现。

但是,在不同的驾驶从业领域中,所反映出来的阅读偏好确实存在不同,这构成了一个全新的审视角度。譬如民航驾驶从业人员因为其工作的无规律、风险性导致了他们对于“保健养生”方面图书的诉求,而部分公交、出租车司机为未得到很好安置的退伍军人,他们本身对于军事、战争类题材,有着自己的独特偏好。

 

手机阅读成为主潮,纸质阅读有退化趋势

作为一种新兴的阅读形式的手机阅读,始终受到学界、业界的关注。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手机阅读在近年来因为业界的进入,使其从阅读形式变成了出版形式,即研究视角从“接受研究”转为了“生产研究”,前者从审美性出发,而后者则涉及资本与体制,两者的研究范式,完全不同。

因此,该调研报告与先前的调研报告所关注的手机阅读,乃是基于“手机出版”这个商业运作的内核而言之关注,并非只关注于阅读这一形式的改变。而是基于知识生产结构的自发性变迁。

在本调研报告中,我们设置的第二个问题是:你们一般采取什么样的阅读形式?其中分为4种:“手机阅读”、“阅读器阅读”、“笔记本电脑/iPad/在线阅读”、“传统纸质阅读”。每个受访者选取其中之一。

选择“手机阅读”的有292人,居于第一位,占样本总量的59.23%;选择“传统纸质阅读”的有134位,居于其次,占样本总量的27.18%;选择“笔记本电脑/iPad/在线阅读”的有58位,居于第三,占样本总量的11.76%;选择“阅读器阅读”的仅有9位,居于最末,占样本总量的1.83%。(见图3

 

图3

正如我们先前调研的那样,手机阅读人群在公安干警、进城务工从业人员与驾驶从业人员等等特殊工种中,有着相对较高的比例。因为手机阅读的随身便捷、无需照明、成本低廉等优势,使得上述这些从业人员颇为热爱这种阅读形式。

“手机看书非常方便,咋个看都得行。”陈明柱师傅是四川省射洪县客运公司的一名公交车司机,今年33岁的他,之前曾有过南下打工的经历,“现在每天按班按点上班,没得事可以打打‘五十K’(一种扑克牌玩法——编者注),用手机看看鬼故事,晚上要是加班,呆在车里没得灯都可以看,都好方便的”。

35岁的曹霖是江苏省盐城市的一名出租车司机,他是一位从“纸质阅读”向“手机阅读”转移的受访者,“我们看书,一般是加气排队的时候看,先前看纸质书,太麻烦,一本本地放在车里面,给交班的师傅带来很大不方便,而且经常看完了忘记换新书,会时常重复看一本书。但是手机上看书就不会有这个问题,好看、好带、好方便”。

而前文所提及的民航飞行员L先生则表示出了自己对于手机阅读的独特偏好,“我们的时间一般分为机上与飞机下,在休息的时候,谁会背着一本书到处跑?我们一般都是通过手机看书,这段时间我也买了ipad,用它看书,也非常方便,至少我觉得今后我看纸质类图书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

在驾驶从业人员中,我们确实发现了相当多的一批受访者认为“手机阅读”胜于“纸质阅读”,这与驾驶从业人员的职业、生活习惯有关。但是我们也同时发现,确实还有一部分阅读者是从传统纸质阅读转向手机阅读的。在这种“转向”中,除却受到近年来出版内容的影响之外,更受到了阅读形式的影响。

手机阅读作为业界近两年来备受瞩目的一个话题,始终成为该调研报告的研究核心。我们认为,手机阅读作为一种知识生产的方式,说到底,它是建构在3G网络上的一种全新形式的“网络阅读”,即网络文学在技术上的延伸,但是其本质仍归属于网络文学所建构起来的写作、出版传统,只是“手机阅读”过早地被加入了产业化、商业化的运作模式。但“网络文学”在一开始则是自发的——通俗地说,前者是“人造的”而后者是“天然的”,这是两者在生产上的最大差异,而这,恰恰也是缘何手机阅读迟迟无法获得广大读者认可的原因。

但是,任何事物在传播的过程中都可以显示出其具有传播价值的一面,这是完成一次传播的基础。手机阅读之所以可以存在,是因为它本身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固定受众群”(stable audience),手机阅读要想真正地突破瓶颈,那么就必须要在这些“固定受众群”中步步为营地打开出口,而不是盲目地追求“点击率”、“注册人数”,对于一种新的生产、传播范式,先驱的意义要远远大于群体的力量,人海战术往往会适得其反。

 

主要目的打发时间,阅读基本不致用

与之前的调研相类似,在针对驾驶从业人员的阅读调查中,我们亦问到了“阅读目的”的问题,在不同的行业内,确实存在着不同的阅读目的,在驾驶从业人员中,我们设置了如下4个关于“阅读目的”的选项:“增加谈资”、“打发时间”、“学习知识”与“其他”。要求受访者根据自己的阅读目的,选择其中之一作答。

其中,选择“打发时间”的有323人,占样本总量的65.51%,为最多;选择“增加谈资”的有101人,占样本总量的20.49%,居于其次;选择“学习知识”的有37人,占样本总量的7.51%,居于第三;选择“其他”有32人,占样本总量的6.49%,居于最末。

“我看书基本上是打发时间,啥子书都看。”何全喜师傅来自于四川达州市一家出租车公司,“其实也谈不上看书,在屋里头翻翻杂志,在车里面耍耍手机,看看小说啥子的,都是我女儿给我整的”。

耿秦升师傅是陕西西安公交巴士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公交驾驶员,他最大的阅读乐趣就是用手机看书,“我们换班的时候会用手机看书,手机看书的方便是其他方式都赶不到的。特别是我们这些开车的,看书时间太零碎了,拿书看不现实,手机整理得却很规范,这是我们特别喜欢的”。

北京的先生是中直机关的一名公务车驾驶员,他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商政公务车驾驶员的想法,“我现在才二十出头,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学习,以前我喜欢看一些玄幻、武打的小说,但是这些小说是对自己毫无好处的。我现在喜欢读一些心理、励志、人物传记,以及一些官场小说。当然我并不是说领导同志多么复杂,因为我没有读大学,很多知识都很缺乏,有时候和领导说话,会犯一些低级错误,要为领导同志服务,就必须要有一定的知识,我们重返学校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在生活、阅读中来寻找这些需要的知识”。

正如调研数据与回访中所显示的那样,之于大多数驾驶从业人员来说,阅读这一行为本身就不是一种“知识获取”,而是一种“休闲消遣”,这就决定了无论收入多少,他们并非是专业阅读者,这种对阅读职业性甚至神圣性的消解,显示出了他们的阅读属于利用零碎时间,以轻快、轻松的姿态来完成的“浅阅读”(shallow reading),这就自然而然地使得他们采取最廉价、最便捷的方式完成一次阅读——即对于手机阅读的选择。

这实际上引起了我们对于“手机阅读”的另一重反思——手机阅读是否只能作为“浅阅读”的承载者?从更为广阔的视野来看,手机阅读要想纵深、全面地发展,要想真正地打破接受(消费)与认可(传播)这两端的瓶颈,似乎更需要在深阅读上下功夫。

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教授王卫宏在与我们交谈时,亦谈到了这个问题的意义及其关键性,“之于部分飞行员而言,他们的阅读注定是你们所说的‘浅阅读’,因为你必须注意到,驾驶从业人员在工作时间是必须要聚精会神的,用‘万千责任系于一身’来形容,毫不过分。这种高脑力劳动、高风险的工作已经远远超越了其他许多职业,那么他们在空闲时间的阅读究竟采取什么方式、看重什么内容,自然不言而喻”。

 

 

 

 

不同行当不同阅读类型,整体凸显男性特征

根据先前几次的调研数据,我们发现,在不同的行业里面,阅读状况是完全不同的。所谓“类型作品”,其实说到底是被一种“类型职业”所决定,毕竟在不同环境下生活、从业的人员,有着不同的阅读选择。

在了解、调研中我们发现,以男性为主的驾驶从业人员,在阅读状况上本身有着特殊性。因此,我们在调查问卷中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平时最爱阅读哪类图书?

考虑到结合先前的调研结果,以及主流销售渠道与中图分类法,我们罗列了10个选项:“武侠玄幻”、“军事战争”、“经典作品”、“官场文学”、“爱情青春”、“人物传记”、“保健养生”、“散文随笔”、“报告纪实”与“历史传奇”。每个受访者仅限依据主次选取其中不重复的2个

其中,选择“军事战争”的有327人,占样本总量的66.33%,居于第一;选择“历史传奇”的有201人,占样本总量的40.77%,居于其次;选择“武侠玄幻”的有110人,占样本总量的22.31%,居于第三;然后依次分别如下:选择“人物传记”的有84人,占样本总量的17.04%;选择“报告纪实”的有70人,占样本总量的14.20%;选择“官场文学”的有59人,占样本总量的11.97%;选择“爱情青春”有50人,占样本总量的10.14%;选择“经典作品”的有47人, 占样本总量的9.53%;选择“保健养生”的有38人,占样本总量的7.71%,无人选择“散文随笔”。(见图1

 图1

 

我们从整体上看,可以获知,军事、历史、武侠等男性气质的读物,构成了受驾驶从业人员青睐的主要阅读类型。这实际上也与驾驶从业人员整体的性别构成有着必然性的联系。正如先前的调研所反映的问题一样,“性别”构成了一个阅读状况研究的特殊视角,使得不同的人群在阅读内容上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状况,这无疑是一个值得重视、关注的全新课题。

结合调研数据,我们对驾驶从业人员进行综合分析,发现在不同的城市、生活环境、不同收入尤其是不同领域的驾驶行业中,驾驶从业人员均呈现出不同的阅读状况,而且这些状况属于严格分层的。

同时,我们考虑到了不同行当在面对不同阅读类型时的比重,即不同阅读类型分别处于不同行当中的频数分布(frequency distribution)。即衡量在不同阅读类型中哪种行当中占有率最大(即频数分布最广)。

在不同的驾驶行当中,我们又将其分为大致如下7种,民航客机飞行员(19人)、轮船(含货轮、客轮与工程船舶)驾驶员(6人)、列车(含地铁、轻轨)驾驶员(34人)、公交车(含班车)驾驶员(122人)、出租车驾驶员(206人)、商政公务车驾驶员(95人)、工程车驾驶员(11人)。如此分别,是因为意图分析在上述行当中,哪种阅读类型所占比例最大?

在民航客机飞行员中,选择“保健养生”为最多,有7位,占样本总量的36.84%;在轮船驾驶员中,选择“军事战争”为最多,有3位,占样本总量的50.00%;在列车驾驶员中,选择“军事战争”为最多,有11位,占样本总量的32.35%;在公交车驾驶员中,选择“武侠玄幻”为最多,有38位,占样本总量的31.15%;在出租车驾驶员中,选择“武侠玄幻”与“历史传奇”并列第一,各有39人,分别占18.93%;在商政公务车驾驶员中,选择“官场小说”与“人物传记”并列第一,各有21人,分别占22.12%;在工程车驾驶员中,选择“军事战争”为最多,有6人,占样本总量的54.55%。(见图2

图2

在我们的后期电话、网络回访中,上述问题亦被较为明显地展现了出来。“阅读类型”与不同职业跨界的“分众传播”之关系在欧美出版传播学界亦是近年来较多涉及的话题,但是在中国(包括港台学术界),却较少涉及到这一问题,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更是几乎空白。但是这种研究范式无论是之于学界,还是之于业界,都有着很强的指导意义。该调研报告意图初步利用这种研究范式,以驾驶从业人员的阅读状况为研究对象,将这一问题进行刍议性的探讨。

受访者之一的柯朝军是湖北省黄石市稳德福出租车公司的一名司机师傅,2007年企业改制,改行做了出租车司机,他是出租车司机里少有的“知识分子”。柯师傅之前曾在企业里做过宣传,还拿过政工师资格证书,他女儿前些年嫁到深圳去之后,他自己近些年也没什么事情,就开出租车赚点零用钱。他是同时选择“军事战争/历史传奇”的受访者,在回访中他告诉我们,“我平时喜欢读一些历史、战争之类的书,你有什么好书,可以写给我,如果黄石买不到,我让我女儿帮我在网上买”。

柯师傅只是代表了一批驾驶从业人员的看法,而L先生则代表了另一批驾驶从业人员的看法,作为东方航空公司客机驾驶员的L先生,他尽管也喜欢阅读“军事战争”,但是他更喜欢阅读“经典著作”。“其实我还有一个爱好,就是阅读英文原版书,我本科念的是中国民航大学,英语还不错,后来在西班牙工作学习了两年,所以一般的英文小说都能读下来”。

但是L先生在驾驶从业人员中毕竟为少数,除了飞机驾驶员之外,绝大多数驾驶从业人员并不需要较高的学历与高校培训。因此,驾驶从业人员的阅读除了“男性化”之外,基本平均学历并不高,而且绝大多数驾驶从业人员基本上都属于“半路出家”,即先前曾从事过其他的工作。

spy phone install spyware on android texting spyware
find me a girlfriend my girlfriend thinks i cheated on her is my girlfriend cheated on me

我们的联系方式: 电话 010-65783523     传真 010-65779405    微博 http://t.sina.com.cn/cucp    购书电话 010-65451355

书店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东街1号 邮编:100024 Copyright cgcc.All Rights Reserved

ICP13050703北京中电翔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