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书检索
  • 资讯检索
检索类别:
>
书业动态

动漫教材出版:开发原创 模式多样

作者:王晨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 时间:2007-06-25 10:23:00

 

      应该说动漫教材出版的大发展,直接得益于国内动漫人才匮乏和动漫教育落后产生的巨大需求。在2005年发布的《中国网络游戏原创力量调查报告》中显示,全国影视动漫人才总需求量达15万人,游戏动漫人才总需求量也在10万人左右,国内动漫专业每年毕业生只有几百人,在游戏动漫业中占据较大比例的网络游戏、手机游戏研发面临严重的人才缺乏。早期在国内产生的动漫教育培训班的教材不仅缺乏原创性、民族性,而且没有系统性,这给动漫人才的培养带来了很大困难。从已经出台的一些项目来看,相关主管部门无疑已注意到动漫人才的紧缺现状并采取了应对措施。国家信息产业部在2006年1月1日启动了一项名为NITE的项目,即“国家信息技术紧缺人才培养工程”,游戏人才培养工程为其中之一。针对此工程具体运作的细节,尤其是动漫教材的出版问题,记者采访了国家信息技术紧缺人才培养工程办公室副主任韩强。韩强在谈到国家面临的动漫人才缺乏问题的时候说:“因为动漫产业的界定不是很清晰,难以统计出人才缺乏的一个具体数据,但是很明显,这一产业面临着严重的人才紧缺问题。”他认为,加强教育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落实到出版业上就是动漫教材的出版。在这块巨大的蛋糕面前,出版界也不无心动,除了专业的美术社之外,大量外围出版社也进入这个领域,带来了动漫教材出版的繁荣。
 与刚起步的中国动漫产业相比,国外的动漫产业已经发展成为比较成熟的产业链,包括他们的动漫人才培训系统。国内一些出版社曾引进过国外优秀动漫教材。2005年初,日本漫画家森田光一曾经带来一套在日本动漫界流行四十多年的动漫教材,在其开设的“森田动漫学习班”上使用,这是我国引进的第一套系统的动漫教材。现在已经出版的规模比较大的本土原创教材呈增多趋势,比如江苏美术出版社的“高等院校新概念动漫画教程”、NITE项目推出的“游戏教材”、海洋出版社出版的“21世纪动漫游戏专业高等教育规划教材”、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动漫与媒体艺术丛书”等等。这些教材被广泛使用在各大专业院校和动漫培训基地,其市场情况都很不错——江苏美术社的《高等院校新概念动漫画教程》市场反应良好,第一版5000本已经售完,正在加印第二版;浙江大学社的“动漫与媒体艺术丛书”,第一版现在只剩几百本库存。
 在动漫产业方面,虽然国外不论在理念还是在技术方面都优于国内,但出版社却并没有把引进国外教材作为动漫教材产业的重头戏。江苏美术出版社副编审徐华认为,与本土原创教材相比,引进版教材主要存在以下问题:国外的教学体系和国内的教学体系大不相同,国外教学是和做项目结合在一起的,而国内教学强调系统的教育。引进版教材在某一方面做教学参考可以,但用于国内教学,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出现过很多问题。其次,动漫产业在我国刚起步,在师资教育、学生素质及教学方法上还非常不成熟。国内很多老师都是半路出家,有的精通动画,有的精通三维,但专业素养较全面的人才不多。至于学生,人文素养和动漫理念方面都存在普遍的缺陷。在教学方法上,国外学生大一就开始接触DV视图制作等动漫制作技术方法,但国内学生依然停留在绘画基础的训练上。国内外动漫教学方面存在的种种差异,使得在现阶段难以直接使用国外的教材。基于这些共识,在动漫教材方面,出版社把更多精力用于原创教材的开发上。
 在合作模式上,出版社纷纷选择在动漫教学方面比较权威的院校进行合作,这一方面解决了原创性的问题,另一方面也为教材推广做好了铺垫。这些丛书的销量都比较稳定,和相关院校合作能保证这些院校的学生成为一部分使用者,这些院校在教学方面的权威性也使得教材具有一定的品牌保证。NITE工程目前已经与北京游戏学院和电子工业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名为 “游戏教材”的一套教材,其原型是北京游戏学院的内部教材。在合作对象上为什么首先选择北京游戏学院这一职业培训机构?韩强主任认为,职业教育注重的是实际操作能力,在人才培养上,职业教育机构对教育资源的调整要迅速一些,尤其是在技术更新快的动漫产业上,这点体现得更为明显。同时,北京游戏学院的号召力也使教材更容易为国内其他职业培训机构所接受。江苏美术出版社在2006年出版了一套“高等院校新概念动漫画教程”,这套教程由在动漫教学领域囊括了国家一半奖项的南京艺术学院教师执笔。江苏美术社张在健社长特别强调教材的执笔者都是活跃于教学一线的老师。不仅在合作模式上选择教学经验充足的学校,在教材的具体编写过程中以及营销模式上,也处处把“动漫教学”作为中心。
 海洋出版社和浙江大学出版社则选择同国家动漫基地合作的形式,推出了一系列面向国内大中专院校的教材。海洋出版社总编杨绥华介绍说,海洋出版社出版的“21世纪动漫游戏专业高等教育规划教材”涉及动画、漫画、游戏等专业的所有核心学科、课程。它是由北京电影学院的孙立军教授主编,国内百余院校具有丰富教学经验的一线教师合作编写的,因而非常适合教学。而且针对教学,出版社配套了一系列服务:教材编委会定期举办各种丰富多彩的教学研讨活动以及师资培训活动,帮助解决院校老师在使用教材以及相关教学活动中遇到的各种疑难问题。谈到为什么打“系统教学”牌,杨绥华说,国内近千所高校开设了这一专业,但由于它是一个新兴产业,有的学校在教学方式上存在着一些迷茫,在教学上缺乏系统和专业性。所以,这套教材面市后,一些学校按照其中的章节来安排课时,进行专业设置,因此这套教材一定会对教学以及动漫人才培养起到很大的作用。浙江大学社同中国美院合作推出的“动漫与媒体艺术丛书”,也采取了相似的做法,效果也很不错。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在2007年即将推出一系列“高等院校动漫教材”,包括17本涵盖动漫基础教育的教材。此套丛书的总策划钱逸敏老师强调,动漫教学不同于传统美术教学,整个丛书的操作模式也是先定好动漫教育的整体规划,然后根据需要找作者,每个作者的书稿都经过多次调整,以符合整体方向。作者不仅包括各个高校相关领域的专家,也囊括了动漫界的四大天王中的两位:郭竞雄、于路,“不管他们在专业方面有多出色,书稿都要按照我们涉及的整体方向进行修改”。这套丛书在华师大艺术系搞了一个教学实验,选了一位油画系的教师按照这套丛书的教学模式进行教学,受到了学生的欢迎。“因为动漫教学当今缺乏教师,缺乏成熟的体系,所以教材必须在某种意义上提供‘教师’”。
 动漫教材市场无疑是很有发展潜力的,但对于动漫人才的具体培养状况及方向等细节问题,一些专业院校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国家四大动漫基地之一、中国美院的副院长常虹认为,中国动漫教育的发展有些过热,动漫市场虽然具有巨大的商业潜能,但在动漫教育上不应因此存在急功近利的思想——教育是不能操之过急的。大学教育不是培养技术工人,虽然市场需要大批一毕业就上手的学生,但对这个行业长远的发展来看,具有一定人文素质的学生才会走得更远。如果大学教育对人才培养完全转化为职业培训的话,不但会埋没很多有天分的学生,而且也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人才的批量化生产,产业化的教育方式必定对刚刚兴起的教育产业不利。实际上,常虹的这一担忧不无道理。针对动漫教材的使用问题,我们采访了中国传媒大学动画系四年级的本科生小易同学。她说最近几年动画学院的招生人数多了:“以前只有三个班,一个班只有二十多个人,可现在一个班就六七十个人”。当问到有没有系统的教材时,她说没有系统的教材,同学们使用的是自己买的零散的参考书或自己的授课老师出的书,“而且老师上课,主要是讲实例,不太讲书本”。
 虽然动漫教材市场在动漫产业发展刺激下出现了较以前繁荣的景象,但在乐观之外也要对此保持清醒的认识。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同时在柜台上出现的系统动漫教材就有六七套,而且还有许多出版社即将推出新的教材,好多专家的名字重复出现在不同的教材上。其中一个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都不知道,名字就出现在丛书的编委中了。如果出版社一窝蜂投入动漫教材的出版,不可避免地会造成资源浪费,并且对市场实际需求估计不足,会使投入的大量资金难以回收,那么再可口的蛋糕也会变成烫手山芋。
my husband cheated on me what do i do read why my husband cheated
why some women cheat go will my husband cheat

我们的联系方式: 电话 010-65783523     传真 010-65779405    微博 http://t.sina.com.cn/cucp    购书电话 010-65451355

书店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东街1号 邮编:100024 Copyright cgcc.All Rights Reserved

ICP13050703北京中电翔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