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书检索
  • 资讯检索
检索类别:
>
书业动态

按需出版:观望还是加速?

作者:田丽丽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 时间:2011-10-11 16:43:28

 

“国外按需出版是书业增长潜力极大的领域,也是上下游运营模式完全成熟的业务方向,2010年美国按需出版图书增长169%即为明证。”一位业内人士谈到。在今年BIBF期间举办的北京国际出版论坛上,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全球首席执行官潘仕勋认为,未来最具有吸引力的纸质图书出版模式无疑是按需出版,也就是根据顾客的订单去印刷图书。这一观点正契合了当前国内出版企业发展按需出版的普遍心理。专业出版社早在几年前就踏入按需出版领域,近期,出版集团层面的按需出版业务也暗流涌动。

 

部分专业社先行一步

 

国外如火如荼的按需出版市场也极大的增强了国内各路出版大佬发展按需出版的信心。国内专业出版社由于天然优势,处于最先了解先进技术和发明的前沿位置,在按需出版方面先行一步。

 

知识产权出版社可谓最先吃螃蟹者,该社于2004年就启动了“按需出版工程”,目前该社通过中标和承接的市场业务已占到了全社按需出版的60%~70%,并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多家单位建立了按需出版业务联系。中国质检出版社出版的95%的标准由纸质文本储存在货架上,转换为电子数字储存在服务器里。顾客到该社门市通过操作计算机,查找到所需标准,数字打印机就会打印出来,实现了按需印刷。随后,该社向各地发行代理机构推广。已有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9个城市的发行网点建立了该社推出的“标准数字打印系统”。新出版的标准文本通过互联网传递到当地发行机构的计算机服务器储存,通过连接装备了统一加密的软件,就可以异地远程离线同步打印该社出版的标准文本,并且在出版装订格式、定价、防伪标识、纸张规格四个方面实现全国统一。标准印刷和发行的周期基本为零。此外,气象出版社、冶金工业出版社等也在按需印刷方面尝到了甜头。

 

出版集团顺势而行

 

虽然国内按需出版起步不是很晚,但发展不快。随着品种规模逐步扩大、库存加剧的现状和数字出版布局的紧迫要求,一些出版集团如中国、凤凰、世纪、浙江等已开展按需出版业务,在满足集团内出版社需求的基础上,正在逐步向外部市场扩张。还有多家出版集团正在进行上马前的调研。按需出版有望加速。

 

一些出版集团为发展按需出版而专门设立了公司,如凤凰出版传媒集团20094月成立了凤凰数码印务公司,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07月成立了上海世纪嘉晋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浙江出版联合集团200912月成立了数字传媒有限公司,其主要任务就是“对内”满足各出版社按需出版业务,在未来以数码印刷的方式占据一席之地。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卫国认为,目前各集团开展的按需出版业务包含两个方面:一是整合作者创作和出版社出版流程的按需出版模型;二是以数字内容资源库为基础的图书按需印刷业务模型。对应第一个方面,该公司将建立一个出版服务平台,为作者提供按需出版服务,产生的内容与出版社的其他图书一同进入到数字内容资源库。对应第二个方面则依托集团的数字内容资源库提供全品种、无库存、零风险的按需印刷服务,通过短版印刷技术实现图书发行流程的全新改造,以适应个性化、短版化、高效率的读者市场需求。

 

按需出版对出版集团打通产业链、节约成本、降低库存的好处不言而喻,也成为这些新公司迅速发展的推手。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数字公司自主开发的集团全品种数字样书库已经建成,数字内容资源库和出版服务平台的开发工作正在进行之中,开发完成后将与集团的博库网对接,打通从作者服务、内容管理到电子书和短版书发行的新型出版业务链。据上海世纪嘉晋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史晓峻介绍,他们有效解决了集团内部库存量的问题,图书起印数量也大幅降低。除了样书的数码印刷,另一大业务就是定价高或古籍类图书。虽然大部分业务仍然来自集团内部,但他们在今年第二季度已经止亏并小有盈利,公司员工已经从成立之初的35人扩充到现在50多人。凤凰数码印务公司正式投产以来,发展较为迅速,员工在短短两年间从20多人增长到现在的60余人。2010年上半年与同期相比产值实现了翻倍增长,实现了赢利。出版主业在整体业务中占据35%左右,其他业务都来自外部市场。

 

目前公司已经有了一部分国外合作伙伴,会更关注社会市场甚至国际市场的需求。公司总经理秦亚斌的愿望是能帮助集团内出版社实现零库存图书发行模式,据悉极有可能在2012年黑白版图书印刷上实现。

 

出版集团按需出版在本质上是卖内容,而中国出版集团数字设备有限公司则另辟蹊径——卖设备,公司的按需出版设备“中版闪印王”,已收到业内包括诚品书店在内的订单。除在业内推广,还致力于把市场放大到高校、图书馆、企业等机构。

 

成本是制约发展的瓶颈之一

 

国外和我国港台地区一本传统印制的图书和按需印制的图书在价格上相差无几。台湾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松杰认为,按需印刷和按需出版的区别主要在于:按需印刷是指仅按客户提供的内容进行印制,按需出版包含了内容的创作、出版发行和销售。从成本来看,就单本书印刷而言,按需印刷的成本肯定会比传统印刷要高,但是如果把所有营销费用、库存管理费用以及运费等计算在内,成本就差不多了。台湾图书定价标准一般是一页1~1.2元新台币,一本200页的书定价大概在200~240元新台币之间,使用按需印刷技术可以符合此定价模式。或许一开始销售利润不是很好,但因为少了库存管理费用,总体利润还可以。相对而言,“中国大陆纸质图书定价太低,印刷太便宜了”,多年来制约按需出版的最大因素就是成本居高不下。“成本影响非常重要,人们必然会对比数码印制和传统胶印之间成本的差异。”秦亚斌算了一笔账,彩色图书200册以上,黑白版图书三四百册以上,数码印刷的成本肯定高于传统印刷。

 

目前中国大陆按需印刷市场用鱼龙混杂形容并不为过。其中有以品质取胜的大公司,也有名不见经传的众多中小型数码快印店,只不过他们的竞争多年来都集中在商业印刷上。随着数码印刷市场的不断扩大,这种竞争更趋白热化。出版集团身处这样的市场环境,压力可想而知。

 

针对于此,有的出版集团对按需出版成本仔细分析后,进行稀释。朱卫国认为,应当根据用户需求对产品形态进行分流:如果用户对成本比较敏感,可以采用电子书的形态进行内容销售;如果用户对质量要求较高,或者有纸质图书的形式要求,则可采用短版印刷进行内容销售。“短版印刷技术进步会使按需出版的总体成本逐步减低,规模效应也会压低单本图书的印刷成本。”史晓峻把成本拆解成两方面,一是人员的配置,为了较好的完成集团内业务,要与出版社进行业务对接。他们按照出版社的工序进行人员和部门配置,比业外从事出版印刷的单位在人员费用等各项运行成本上要高。“高出的成本可以通过增加营业收入来解决,即多接单多做业务,把固定的成本不断稀释”。二是直接生产成本。“这是所有的印刷企业都必须负担的成本,主要和选用的设备以及工艺合理性有关”。上海世纪嘉晋公司正计划和设备供应商合作,找寻直接减低成本的可能性。

 

凤凰数码印务公司今年花巨资购进了美国柯达公司的高端喷墨印刷设备。按照供应商提供的数据粗算,应该能把印量从三四百册提高到1500册左右,“这已经相当于传统印刷的工价,印量的提升必然带来市场份额的扩大”。记者了解到,目前各集团对按需印刷设备主要有两块投入,一是买设备的固定投入,二是生产中耗材的使用。很多设备供应商为了吸引客户采取以租代买等方式,让客户可以在初始阶段不用花太多钱就能使用更高性能的设备,但使用起来成本较高。除了成本,渠道不通畅,成为制约的另一因素。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出版集团对“中版闪印王”并不了解。虽然在价格上占据优势,但“中版闪印王”在推广上还要下些功夫。

 

朱卫国认为,美国新书品种的增长是按需出版的主要推动力,这个成熟模式的传导会在5年之内完成,然后根据中国的国情迅速成熟。更多的人则认为这是个未知数,要由市场说了算,当市场和数码印刷技术更新到一定程度时,按需出版才能在未来的数字出版世界站住脚。虽然前景看好,但集团层面更多把按需出版当成数字出版的一个分系,并未上升到战略高度。当前,中国按需出版仍是凤毛麟角,不论从市场规模还是秩序上,距离成熟尚远。

 

click here why do men cheat dating for married men

我们的联系方式: 电话 010-65783523     传真 010-65779405    微博 http://t.sina.com.cn/cucp    购书电话 010-65451355

书店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东街1号 邮编:100024 Copyright cgcc.All Rights Reserved

ICP13050703北京中电翔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