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书检索
  • 资讯检索
检索类别:
>
书业动态

跳出北上广,分社运作为哪般?

作者:马莹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 时间:2012-07-02 10:56:52

前些年,地方出版机构纷纷突破地域限制,抢滩北京、上海、广东等文化资源丰富的重点省市,设立分社或编辑中心;如今,二三线城市成了各家出版单位展开资源争夺的新战场。这种变化缘何产生?异地办分社成效几何?在挖掘地方资源和有效管控上怎样寻找平衡点?

  6月6日,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重庆工商大学分社正式成立;6月5日,商务印书馆(杭州)有限公司暨蔡志忠工作室在杭州揭牌,成为商务继南宁、成都、上海后的又一家分支机构;5月18日,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与无锡广电集团协作设立的大百科社江南分社于无锡挂牌成立;4月23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培华分社挂牌仪式在西安培华学院举行,是该社继高新分社、桂电分社、杭电分社后成立的第四家分社。近段时间,出版社异地办分社似乎又成热点。

  提起异地分支机构,业内人士对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的北京世纪文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打造的贝贝特“五朵金花”、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北京图书中心、接力出版社的北京中心等的探索颇多肯定。记者发现,近一两年来,出版社异地建分社的新闻不绝于耳,到北上广开疆扩土的同时,不少出版单位亦将目光下沉到二三级城市。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社长胡方明的话说,在转企改制完成之后,出版产业的竞争更加激烈,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将进一步显现,要实现持续较快发展,必须及早跑马圈地、整合资源,建立自己的“护城河”和“防火墙”。

  跳出北上广动机何在?

  在北上广这类出版资源、人才资源高度集中的一线城市设点出书、买房置地,对出版机构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跳出发达城市,到二线城市,甚至是资源较为匮乏、市场容量小的三线城市建立分支机构越来越多地成为出版机构做足市场、吸纳资源的选择。

  据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介绍,商务印书馆(杭州)有限公司成立,是以动漫创意产品为核心,以著名漫画家蔡志忠的漫画作品为主要出版物,进军移动阅读设备。同时,商务印书馆这两年开始有计划、有组织地推进各地子公司的建设,力图仿照商务印书馆解放前全国开设36家分馆的辉煌景象。2012年商务印书馆分馆预计开到8家,目前在南宁 、成都 、上海 、杭州已经实现。

  是什么驱动中央级出版社远赴京外寻找市场?当地得天独厚的政府资源、内容资源是原因之一。谈及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江南分社的成立,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社长龚莉表示,看重的是无锡广电集团在广播电视及文化产业方面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及运作能力。她认为,无锡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却缺少强有力的出版支撑,大百科社在无锡有过近10年的市场耕耘,已在包括无锡在内的江南地区教育领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因此,江南分社建制后,大百科社的品牌影响力、丰富的编辑、作译者资源和对出版的掌控运作能力,与无锡广电在传媒领域的成功经验,丰富的人脉资源和信息网络相结合,将极大地激发文教板块的出版活力,进而成为大百科社可持续发展的新的增长点。

  记者发现,由出版社控股,与地方政府或传媒机构共同组建分社是目前普遍采用的模式。早在2010年5 月14 日,广东经济出版社就与东莞日报社联手,成立广东经济出版社东莞编辑出版中心;当年7月,广东教育出版社与江门市教育促进会、江门日报社合作组建广东教育出版社江门分社;2011年2月21日,南方日报出版社成立佛山出版中心;江苏人民出版社与和宿迁报业传媒集团于去年6月16日成立了江苏人民出版社宿迁分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谢红表示,宿迁是苏北重镇,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是我国内陆地市级党报中的翘楚,双方的优优联合,实现资源的最佳搭配。而早在几年前,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凤凰出版社即与无锡日报报业集团组建运作凤凰出版社无锡分社,无锡市委宣传部与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同时签订了文化领域的合作协议。

  入主二三线城市,挖掘当地的出版潜力也是动力之一。2010年12月23日,落户泉州的九州出版社(海西)分社,改写了泉州没有出版社的历史,立足泉州、辐射海西成为海西分社的地域优势和资源优势。广西人民出版社去年10月18日在广西贵港成立的贵港出版中心,之所以选择在区内地市建立出版中心,广西人民出版社社长卢培钊表示,这是该社建立全国、省级以及地市三级市场的一种策略,亦是基于当地政府对文化的重视,以及地方图书出版的需求不断提升的考虑。

  如何利用当地独占性资源开拓市场?商务印书馆(南宁)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商务印书馆在京外设立的第一家有独立法人身份的分支机构,由商务印书馆和广西日报社共同投资。公司总编辑谢仲礼两年间一直奔波于北京与南宁策划、组稿。他告诉记者,南宁公司的运作,一方面可以借鉴广西日报在新闻传媒行业的资源优势和制度优势,在保持传统的基础上,实现在内容创新和制度创新上的突破,进一步扩大商务印书馆的品牌影响力;另一方面,可以借助广西日报社得天独厚的人脉资源和行政性资源,吸引中南及华南地区文化界名家名作,强势开发具有区域性特色的选题。目前,商务印书馆(南宁)公司已策划出版了《我们错了》、《大学的声音》等具有较高水准的大众文化读物、学术普及读物、青少年家庭教育图书。

  大学社曲中求直 借助高校市场

  早年间,不少教育类大社纷纷在重点城市布点,近年,大学社愈发意识到要更深融入高等教育教学的科研沃土汲取发展营养的道理,化曲为直,将分社直接设立在高校,如现代教育出版社宁波大红鹰学院分社于2010年4月在宁波成立。此举讨巧的是,它直接将图书生产与消费相互融合,生产者的生产最大化和消费者的消费最大化不再是首要目标,两者在寻求“共赢”中追求双方共同的最大化。

  复旦大学出版社、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等都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去年4月9日,复旦大学出版社湖南分社于长沙成立,复旦大学出版社社长贺圣遂坦言,此举主要两个目的:一是发展地方版教材;二是复旦社在理工、科技方面的发展较弱,湖南分社背靠科技类大学,希冀在这个方面有所补充。

  去年年底,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经过近3年的精心筹备,于广东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成立了华南编辑部。该社社长庄智象表示,“异地编辑部”加“异地图书销售公司”模式,为今后成立外教社地区分社奠定格局。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华东分社也选择背靠大学——于苏州人大国际学院挂牌,目前分社已经出书约50余种,经过前期两年多的准备工作,目前分社各项工作正在逐步走向正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贺耀敏对其定位是,立足于华东地区的优秀院校,着力开发“高起点、高水平、有特色、有规模”的区域版高校教材。

  谈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相继成立四家分社的初衷,社长胡方明告诉记者,大学社不能只将自己定义为出版业的一员,而要在本源上定位于高等教育科研事业。桂林电子科技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同根同宗,双方相互了解,便于合作,“我们的初步设想是将出版作为校际合作的新纽带,为学校教师教学科研创新提供出版发行平台”。他同时提醒,当前不少大学出版社以占有资源、占领市场为目的成立分支机构,能否持续发展,有赖于出版社的长远定位和专业实力,要将分社作为扎根教学科研的据点,服务教学科研的窗口。成功的分社,应该成为该校教学科研的有机组成,成为对方高校的重要一极,成为对方学校自己的出版社。

  竞争盘活资源 走向交融格局

  任职于北京某教育社的郑豪杰认为,出版社发展到一定规模,建立分社架构,更符合细分领域的专业化发展需要,专注于做好选题,做好市场拓展。相对于大集团大企业,分社这样的组织形态既有一定规模发展的基础,也有一定自主性,灵活性。组建分社的主要目的,一是为了激活或扩张出版资源,一是为谋求体制机制创新,从根本上来说都是服务于发展的目的。比如,异地分社,在出版资源上与本社有互补性,比如可以占据地方文化资源,在所在地具有获取选题、市场、人才等的便利。又比如,分社架构作为一种分权设计,在经营决策、激励机制等方面可以获得更大的自主性、灵活性,尤其是那些公司架构的分社,通过体制机制创新获得了更大的发展动力。分社未来发展的趋势,应该会是各种形态并存,母子公司架构或许会更普遍。这取决于出资者的管控的意愿和能力。

  记者观察发现,从地域分布来看,异地分社仿佛地图上的飞机航线,有去有返、交叉错综,虽然北京、江浙沪等大城市是集中地区,但以其为中心向外辐射的半径越来越大、越来越广。从管理方式上看,异地分支机构有以下几种类型:一是出版社内生裂变的编辑部或出版中心,不具备独立出版资格,为分社的雏形;二是出版社的全资注册的子公司或与业外资本结合创建的国有控股公司,以分社建制出现,编印发等业务环节都在总社进行;三是独立核算的公司,拿总社的一部分书 号来进行商业操作,与总社保持经济上的往来。

  过去,地方机构纷纷突破地域限制进驻北京、上海等较为发达的省市,现在,北京的出版社纷纷跳出京师,到外地寻求发展。如北京、广西两地就是出版机构相互向对方地域延伸的典型,这是否会加剧市场和资源竞争激烈程度,乃至无序状况?

  谢仲礼分析,出版行业的本质是内容产业,内容是核心竞争力,其产业下游发展的好与坏,与上游的作译者资源关系极大。所以,出版行业的竞争,归根到底是资源的竞争。因此,总体而言,异地设立分支机构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竞争,但是,与此同时,也将激发行业的创造力、盘活市场,更加有效地挖掘已有资源,开发新的资源,创新经营模式。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华东分社负责人沃群峰觉得这是一种良性的竞争,“有竞争是好事,无论是对本地出版社还是外面进来的,甚至对共同服务的对象都有好处。当然,竞争必须有序,有些出版社为了图一时之快,打非常规的牌,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两败俱伤。还是要想办法从服务质量上下功夫,这样才能维持良好的出版生态环境”。

  分社运作过程中遇到问题也是如影随形,记者了解到,有的分社排版、装帧设计、印制等都在总部进行,来回沟通的经济成本、时间成本比较高,甚至影响出书进度;若是在分社当地进行生产流程,如何在图书产品品质、流程管理等方面完全达到总社的高标准,又需要磨合的时间。此外,对于设点在地级城市的分社,对人才的吸引力不如北京、上海等资源集聚的城市。

  正如胡方明所言,大规模定制、一本规划教材一统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出版生产分众化、小众化的时代来临。出版社在异地设立分社就是为满足图书市场的这一发展趋势而采取的有效方式。可以预见,出版业资源的挖掘,将呈现出交融、开放的格局。真正在市场上得以立足的,必是深刻理解其内在规律的人。

我们的联系方式: 电话 010-65783523     传真 010-65779405    微博 http://t.sina.com.cn/cucp    购书电话 010-65451355

书店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东街1号 邮编:100024 Copyright cgcc.All Rights Reserved

ICP13050703北京中电翔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